页面载入中...

180余名专家学者西安研讨博物馆教育 - 全文

admin 性无能 2020-02-08 400 0

  武夷岩茶的制作可追溯到汉代,经历代的发展沿革,到清代初年出现了岩茶制作的完善技艺,首开乌龙茶制作的先河。

  武夷岩茶(大红袍)独有的“岩骨花香”是由武夷山独特的生态环境、气候条件和精湛的传统制作技艺造就的。为了便于记忆,武夷山当地的茶工将传统的岩茶制作工艺归纳为:“一采二倒青,三摇四围水,五炒六揉金,七烘八捡梗,九复十筛分。”这四句简单的民谣,实际上每句都包括了极其复杂的工艺流程。简单来讲,其传统制作流程共有10道工序,环环相扣,不可或缺,其中对茶质起关键作用的是“复式萎凋”、“看青做青,看大做青”、“走水返阳”、“双炒双揉”、“低温久烘”等环节。

  关于它的来历有一个广为流传的传说。古时,有一穷秀才上京赶考,路过武夷山时,病倒在路上,幸被天心庙老方丈看见,泡了一碗茶给他喝,果然病就好了,后来秀才金榜题名,中了状元,还被招为东床驸马。一个春日,状元来到武夷山谢恩,在老方丈的陪同下,前呼后拥,到了九龙窠,但见峭壁上长着三株高大的茶树,枝叶繁茂,吐着一簇簇嫩芽,在阳光下闪着紫红色的光泽,煞是可爱。老方丈说,去年你犯鼓胀病,就是用这种茶叶泡茶治好。很早以前,每逢春日茶树发芽时,就鸣鼓召集群猴,穿上红衣裤,爬上绝壁采下茶叶,炒制后收藏,可以治百病。状元听了要求采制一盒进贡皇上。第二天,庙内烧香点烛、击鼓鸣钟,召来大小和尚,向九龙窠进发。众人来到茶树下焚香礼拜,齐声高喊“茶发芽!”然后采下芽叶,精工制作,装入锡盒。状元带了茶进京后,正遇皇后肚疼鼓胀,卧床不起。状元立即献茶让皇后服下,果然茶到病除。皇上大喜,将一件大红袍交给状元,让他代表自己去武夷山封赏。一路上礼炮轰响,火烛通明,到了九龙窠,状元命一樵夫爬上半山腰,将皇上赐的大红袍披在茶树上,以示皇恩。说也奇怪,等掀开大红袍时,三株茶树的芽叶在阳光下闪出红光,众人说这是大红袍染红的。后来,人们就把这三株茶树叫做“大红袍”了。有人还在石壁上刻了“大红袍”三个大字。从此大红袍就成了年年岁岁的贡茶。

  武夷山为红茶、乌龙茶的发源地,与武夷岩茶制作技艺相伴而生的茶俗有浓郁的地方特色,喊山、斗茶赛、茶艺等风俗雅俗共赏,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。

  2006年5月20日,武夷岩茶(大红袍)制作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  国家技术监督部门已经批准武夷岩茶为原产地保护产品,国家商标总局也批准其使用“武夷山大红袍”商标。但由于受到市场经济利益的驱使和机械生产工艺的冲击,加上老艺人疏于传技,传统岩茶制作工艺出现濒危迹象,急需加以保护。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6月22日电(记者 上官云)对一部分人来说,“地方戏”三个字会比较陌生,但在漫长的岁月里,它们曾给人们带来无数欢乐。日前,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2014级多剧种班举行毕业公演,将扬剧、吉剧等地方戏带到观众眼前,也引起戏曲界对传承地方戏的讨论。

  什么是地方戏?它是流行于一定地区,具有地方特色的戏曲剧种的通称。如黄梅戏、淮剧、河北梆子、川剧、吕剧,是同流行全国的剧种(如京剧)相对而言的。一种地方戏,一般凝结着该地域的民风习俗,为当地人喜闻乐见。

  知名度比较高的,河南豫剧算一个。它又叫河南梆子、河南高调,是中国地方戏影响最大的剧种之一,有常香玉等名家。《花木兰》选段的一句“刘大哥讲话,理太偏”,亦曾传唱一时。

  无疑,地方戏拥有一个庞大的“家族”。2017年底,全国地方戏曲剧种普查成果公布,截至本次普查标准时间2015年8月31日,全国共有剧种348个。其中分布区域在两个省区市以上(含)的剧种48个,分布区域仅限一个省区市的剧种300个。

  只不过,其中有些剧种传承形势不是特别乐观。前述普查成果显示,348个地方戏剧种,共107个剧种无国办团体,仅有民营团体或民间班社,其中70个剧种仅有民间班社。另外,无任何演出团体,仅存数名艺人,有传承、偶有演出活动,未完全消亡的剧种有17个。

  “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,有一段时间,地方戏的发展确实比较困难。”戏剧理论家、中国戏曲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傅谨说。

  傅谨一直关注地方戏传承问题,对地方戏发展境况是否乐观的问题,他觉得,要通过历史角度看待,“当时的情况下,其实不只是地方戏,很多传统文化都不是特别受重视”。

  但很快,情况就有所改观。傅谨介绍,《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》下发后,很多地方戏被列为“非遗”,得到有效保护,“各地还纷纷举办针对地方戏的戏曲艺术节,唤起人们的重视和关注。”

  如傅谨所言,2013年,《地方戏曲剧种保护与扶持计划实施方案》印发,从人才培养、院团发展等方面提出一系列措施扶持地方戏发展。

  傅谨表示,在各方面的努力下,现在那种“地方戏濒临衰亡境地”的情况,已经得到了根本逆转。

  “一说起来地方戏,大家可能觉着知名度不高,没什么关注。但像河北梆子什么的,最起码当地会有很多人看,是比较有市场的。”一位戏曲教师说,地方戏人才培养工作也做的不错,像陕西秦腔、河南豫剧等,都有专门的学校,中国戏曲学院有多剧种教学,“说地方戏仍濒临绝境,是不科学的”。

  那么,地方戏传承如何锦上添花?傅谨建议,关键在于挖掘、传承经典剧目,不能只把目光放在排新戏上,想“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”。

admin
180余名专家学者西安研讨博物馆教育 - 全文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